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華電人物

袁和金:良師、程序員與奮鬥者

作者:鄭子葉 徐紀源     供稿單位:校報記者團      發佈時間:2019-09-20     瀏覽次數:

1.jpg

盛夏,荷香,華電。細碎的槐影散在被蟬鳴托起的窗簾上,一個揹着包的中年男人匆匆走進校報201室。

簡潔的純色短袖襯衫,基本款的西褲,沒有過多的裝飾與造型,這是見面時袁和金給予我們的第一印象。這位土生土長於華電的教師於1995年來到這所高校,在經過漫長的本、碩、博求學歷程後,他從座位走上了講台,由求學者成為一名解惑傳道者。在袁和金的講述中,人生中求學、奮鬥的時光似乎與盛夏這個季節有着非凡的相似:沒有春日時節的繁花絢爛、鶯歌鸝語,更多的是簡單甚至於單調的蓁蓁翠碧,但卻不失韶光正好時的盎然生命力。


求學之路有Bug 人才培養無Bug

在一個程序員的從業生涯中,“Bug”是他們不想遇到可卻又不得不遇到的存在性事物。而作為一個準程序員的老師,袁和金的求學時代也曾遇到過不少的“Bug”。

在研究生時期,他完成了導師的一個電氣設備實時監控項目,剛準備回家過春節時,卻接到電話告知這個程序在現場難以運行。他二話沒説,匆匆趕到現場忙活起來。當終於找出程序的“Bug”時,袁和金卻感到非常吃驚與意外:定時數據採集時提出申請的兩個字節沒有釋放,沒曾想隨着監控程序每天24小時的不斷運行,這個每兩秒執行一次的操作竟然很快耗盡了計算機的可用內存。與龐大的計算機內存相比,兩個字節何其渺小,二者相比宛如海洋與水滴,但正是這一個如水滴般微弱的Bug卻嚴重影響了系統運行的效率和可用性。而這一次的失誤也讓袁和金深刻體會到了嚴謹之於計算機學科的重要性。

由於專業的習慣使然,“嚴謹”二字也貫穿在了袁和金老師的的教學工作中。他所講授的離散數學課,內容高度抽象,概念、定理與證明非常多,使得不少同學望而生畏、興致缺失。最初,他秉承的個人教學理念是:在有限的時間內,儘可能給學生傳授更多的知識。後來,在教學討論中,老教師們提出了不同的看法:教學不僅僅要傳授知識,更要培養學生學習的興趣和方法。在一次次的教學實踐中,他慢慢地領悟並接受了這樣的教學方法。在後來的研究性教學改革中,在涉及到命題、謂詞的推理等問題時,袁和金加入了不少根據線索尋找和推理嫌犯的應用案例,大大地激發了同學們學習離散數學課程的興趣,得到了同學們的喜愛和好評。

當下,隨着課程思政的大力提倡與普及,袁和金的課堂上也增添了不少關於立德樹人、培養學生家國情懷的內容,這不僅在一定程度上中和了工科類課程的單調與枯燥,也極大地引發了學生共鳴,激揚起青年學子胸中的熱血。從紅旗渠修建的偉大壯舉,到百談不厭的魯班學藝的小故事,他利用這些生動的例子激勵和引導學生,做到了教書和和育人的相統一。

在採訪中,袁和金這樣向我們講道:“我覺得把學生培養到一個更高的平台,這是我最大的成功。看到自己的學生們更加優秀,才是作為老師最值得慶幸的事。”作為一名教師,他始終堅持着這一觀點,將自己的教學工作事無鉅細地落到實處。於袁和金而言,能夠為學生們出謀劃策,能看到學生們走出華電的校門,踏上更加廣闊的征途,誠為人生一大幸事。


“光鮮”學科的背後是艱辛

計算機技術是世界上發展最快的科學技術之一,影響到了人們生產、生活的各個方面。作為計算機專業的教師,袁和金用一個類比形象地向我們描述了計算機學科的發展之迅速:如果汽車工業的發展能與計算機產業相提並論的話,現在兩元人民幣就能購買一輛汽車。在如此快的發展下,越來越多的新技術需要不斷地去學習與掌握,與之相對應的則是已有知識的快速淘汰。因此,無論是老師還是學生,要勝任這樣一個學科,都必須付出非常艱辛的努力。

在談到計算機學科的學生培養時,袁和金提出了以下幾個關鍵點。

首先是動手實踐能力。作為工科專業的學生,尤其是計算機專業的學生,必須要有很強的實踐能力,能夠利用所學的知識快速構建起可用的系統和軟件,否則只是紙上談兵。隨着計算機軟、硬件技術的飛速發展,計算機類學科的的實驗環境已經非常容易獲得和滿足,學生可以很方便地將自己的想法付諸實踐。袁和金開玩笑道:“如果學電力專業的同學想把電網按自己的思路調度一下是很難實現的,只能仿真一下;但作為學計算機、電子類專業的同學,大家可以很容易地搭建起一個簡易的環境,從而將自己的想法變成一個現實的產品。”

第二是嚴謹性與邏輯性。袁和金回憶,曾有同學向他提出這樣的問題:數量如此之巨的定理是如何被發現的呢?袁和金在根據自己的經驗解答同學的問題後,也意識到了在計算機專業人才培養的過程中,應該通過邏輯思維來培養學生的嚴謹性與洞察力,他説:“離散數學中的推理過程有很強的邏輯性,而這樣的邏輯性與嚴謹性難以一天建成,需要在一次次推理證明的過程中去薰陶。而通過實驗數據觀察得出規律和結論,則需要觀察者有相當的敏鋭性,能從現象中看到本質。這些理論性強的課程,對於工科的同學而言,是培養學生養成探索的習慣、方法與態度的重要環節。”只有在一次次的修煉中,才能將一種強大的思維方式內化於心、外化於形,從而構建起屬於自己的宏大思維宮殿與強大學習能力。

第三是韌性和意志力。在程序的設計中,會出現許多的“Bug”,尤其是由於邏輯問題所形成的“Bug”,更是難以發覺,只能通過一遍遍的調試,想盡各種辦法去發現並改正。在這樣的過程中不僅僅需要邏輯思維與動手能力,更需要一股韌勁與吃苦的精神。袁和金在指導一次課程實驗時,有一個同學無論怎麼調試也難以得到既定的結果,最後簡直有想要砸掉顯示器的衝動。袁和金感慨道:“其實這就是學習的過程,煩躁與痛苦是必需歷經的道路”。為了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為了發現自編程序中存在的問題,堅韌的意志必不可少。


奮鬥者的平凡快樂

在我們的印象中,程序員是這樣一個刻板的羣體:或是終日忙碌,肩上擔負着巨大的開發任務和甲方匪夷所思的要求;或是不善交流,比起與常人相處,他們似乎更願意與程序待在一起。

在與袁和金的交流中,我們感受到的並非是“程序員”羣體傳言中的難以溝通,也並非是文、理科邏輯思維間的天差地別,更不是那所謂“學術前輩”的不食人間煙火。短暫的採訪中,他的故事一個個地展開,卻又不緊不慢:有對於教學的思考,有對於生活的感悟,也有對於學生的激勵……談話的火候正好,沒有口號式的套話讓它浮躁,而閲歷學識的差距也未能讓它涼薄。

在我們所見中的袁和金,是一個矢志發展學科的執教者,是一個切實可感的奮鬥者,也是一個縈繞着柴米油鹽的生活氣味的平凡者,更是一個懷着夢想與信念前行的不凡者。他是師者,亦是行者。其實,學生們所喜愛的身邊好老師,絕非是印在鉛字裏,冷冰冰的榜樣,而是一個擁有着簡單的快樂,擁有着生活的温情,一個親切地熱愛着這個世界的平凡而快樂的追夢人。

採訪結束,袁和金笑着與我們道別:“時間正好,現在我該去接孩子放學了,再見!”

莫道浮名都休説,且喜人間好時節。


袁和金,1999年畢業於華北電力大學電子工程系計算機應用技術專業,獲學士學位。分別於2002年,2009年獲華北電力大學計算機應用技術專業碩士學位和西北工業大學計算機科學與技術專業博士學位。擔任離散數學、算法與數據結構、信息隱藏技術等課程的教學任務。2018年,學校首屆“我身邊的好老師”獲得者。


版權所有: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