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 >> 首頁 >> 校園文學

盛世·臨安

作者:武沛琦     供稿單位:校報記者團      發佈時間:2019-10-29     瀏覽次數:



時光來複去,斜屏半倚,拉長了光影,重彩朱漆,一描一畫中便是臨安的盛世了。

盛世的臨安亦是祖國盛世的縮影。

這座在歷史中沉澱成經典的古風城池,流溢着濃濃的遠古氣息,引來無數遊人駐足,只為品一盞歲月中斑駁的茶香,只為尋一段流年風塵抖落的印跡。或者,因為前世,在那個轉角巷尾,一個手持油傘的丁香姑娘,在朦朦細雨中,等待今生的你,踏落巷子深處的紫薇花香。

仰望巍峨的城牆,彷彿站在時光的魔鏡前;徒步走過厚重的城門,猶如踏入千年前那個古老的時代。眼前的一切,像一幅千年古畫在此時打開它的軸卷:

兒時街道兩側的泥濘小路,如今青石鋪路;兒時的米軌小火車承載着人們的記憶,如今泛亞鐵路東線穿境而過,溝通了臨安與四面八方的聯繫。

路兩側,高高的院牆內,一色的青色古建築,依舊繁華的臨街店鋪。豆腐充盈了滿坊久違的香甜,隔街戲台上正娓娓唱着歲月的故事,街上的孩童放着時光的紙鳶,火紅絢爛的鳳凰花瓣兜頭而落。風,搖擺着盞盞象徵着吉祥興旺的紅燈籠,時光在這裏變得格外柔和。

祖國的發展在新時代裏不斷向前,臨安隨着時代的列車轟轟向前開進。每一座老宅都用自己的故事給予這座小城歷史的厚重感,在新時代裏訴説着與祖國的故事。

站在朝陽樓前,深遠而幽靜,那樘走過千年的古老門楣,曾經的紅妝綠裹已脱落得所剩無幾。依稀可辨的木雕刻,有的被時光蝕掉了稜角,有的被風塵粗糙了圓潤,但仍然值得你不遺餘力去尋找細微之處殘留的那點硃紅。因為,它的久遠,見證了新中國七十載的變遷,見證了歲月給臨安烙下的印記……

時光來複去,掮一輪皓月,攜一縷清風,穿越七十載的歲月,臨安的歲月亦是中國故事的畫卷。斟一盞茶,登臨朝陽樓細細品味新中國在短短七十載的滄桑鉅變,見證着臨安街上各個小家的幸福。家是國的基礎,國是家的延伸。國家富強、民族復興、人民幸福,不是抽象的夢,它是由千千萬萬的美滿家庭編織的,是由億萬民眾的幸福生活匯聚的。無論是城市還是鄉村,無論是東部還是西部,每一箇中國人都是“中國夢”藍圖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共享着這屬於新時代的華夏盛世。

龍應台曾説過:“人本是散落的珠子,隨地亂滾,文化就是那根柔弱又強韌的細絲,將珠子串聯起來成為社會。”臨安盛世的背後是古鎮百年歲月沉澱的文化,而華夏盛世的背後是中國千年沉澱的大國情懷。

走進孔廟,一曲悠揚的古樂隨風而來,劃過歷史的時空,流淌在今世雲霄。這裏,並不覺得有尋常廟宇的清肅。也許,因有“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才讓它的每一處雕樑畫棟,似乎都透着些許書香。或許這是新時代中國氣度的縮影,七十載的歲月,日新月異的中國正以大國胸懷包容着世界不同的文化。今天的中國已不是囿於一方的內流河,而是一條時代潮流激盪的世界性洋流,大開國門,在新時代裏迎接着來自世界各國的友人,以綿醇幽長的儒家文化,訴説着屬於中國新時代的故事。

踏不盡古城每個角落,我只能留些遺憾,留些期盼,在今後的歲月與之遙相感念。轉身的霎那,踏過的青石板路上,留下一串今生的腳印,在歲月裏與祖國訴説着不盡的情話。

在風雲變幻中,撫過城牆歲月侵蝕過的滄桑,留下一指尖的温度,觸碰着時光的痕跡,觸碰着於盛世之下的臨安……

或許,對祖國的眷戀是一種生命中的遇見。席慕蓉的遇見,是佛前五百年的苦求,不惜化作一顆焦急等待的樹,在你必經的路旁花開葉落,風吹凋零。徐志摩的遇見是康橋下波光裏的温柔相思。而我與新中國的遇見是張愛玲筆下不早不晚的“剛剛好”,我不是在最好的時光遇見了這盛世的中國,而是遇見了它,才有了生命裏最好的歲月。

縱有千古,橫有八荒;華夏盛世,來日方長。


版權所有:黨委宣傳部、新聞中心 推薦在IE8下瀏覽網頁